第641章 你这酒过期了!【三】

当罗源来到叶枫等人的身边之后,他的一双眼睛便尽数被南宫、南希和沈娇三女招引!这三女在酒吧之中过分刺眼,尤其是暗淡霓虹之下,将三女那火辣的身段尽数展示出来,仿若三朵娇艳欲滴的花朵,惹人爱怜!目光在三女的身段之上一阵狂扫,罗源狠狠吞了一口吐沫,紧接着走上前去,一屁股坐在卡座之上!嗯?叶枫四人正在聊着天,却不想被罗源打断,当下尽数向其看去!“嘿嘿……叶枫,之前兄弟多有开罪,今日已然你来到我的酒吧,我自当尽到地主之谊!”罗源居然没有丝毫不好意思,此时笑了一声,然后将手中的那瓶红酒放在桌子上:“这是我收藏多年的1787年拉斐酒庄Spert葡萄酒!在市价之上20万美元一支!来,我请三位美人喝一杯!”罗源言语之中满是傲色,很是显摆自己的阔气和品尝!而听到他的言语,南宫三女面色平平备至,但是一旁的阿忠和南边马上惊呼作声!20万美元一支!在他们眼里,这肯定是天价了,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南父,也满脸慨叹!他开个小店仍是借了十多万的高利贷,乃至被人家追债上门,简直要自己的女儿抵债!而在这些有钱人的眼里,20万美元也只不过是一瓶酒钱,仅此罢了!看着南父等人脸上的神色,罗源嘴角轻轻上翘,愈加满意:“咱们不必谦让,这家金龙酒吧都是我的,今日可贵碰头,就由我请客,咱们虽然喝!不行的话,持续让服务员上!”罗源的言语豪气干云,而阿忠和南父等人一个个面上泛出战战兢兢和欢喜之色!原来是这家夜店的老板,怪不得这么有钱!南父和阿忠等人显得极为不自然,在他们眼里,这是新加坡的上流人物,而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种人物请自己喝酒!罗源要的就是这种作用,看着这些人惊诧的容貌,他心中愈加满意非凡,当下便翻开木塞,马上便有着一股股酒香传来!叶枫一向静静看着罗源的扮演,面色有些乖僻,他发现,这些二代目很喜爱装逼,更喜爱在外人面前嗮优胜!不过在叶枫闻到这股酒香之后,他的目光一闪,嘴角更是泛出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!罗源底子就没有介意叶枫,他的目光一向在南宫三女身上盘绕,此时翻开红酒之后,便一连倒了四杯,别离递给南宫、南希和沈娇!却唯一没有叶枫!“我和沈娇知道,不过今日仍是我和你们两位美人第一次碰头!”罗源知道自己无法将沈娇追到手,只能转而打起来南宫和南希的主见!这二女可都是和沈娇一个等级的极品美人,即就是可以得手一个,他罗源也称心如意了:“我先毛遂自荐一下,我是罗氏宗族的继承人,家里有着一个跨国大型集团,财物大约数十亿新币!”说着这话,罗源径自举起酒杯,对着南宫和南希暗示了一下:“两位美人,我敬你们一杯!我先干为敬!”罗源自幼混迹酒吧夜店,关于这儿面的行当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,像他这种公子哥,只需摆明自己的身家位置,再给姑娘一些尊重,肯定是手到擒来的工作!而此时在其喝完杯子的红酒之后,却发现南宫和南希底子连酒杯都没有端!嗯?罗源眉头一皱,不过仍是笑着说道:“两位美人,你们怎样不喝啊?”“咱们为什么要喝你的酒!”南宫面色仍旧冷酷备至,看向罗源的目光满是讨厌!而南希更是直接:“咱们不知道你!”呃……罗源有些傻眼,看着这两位傲娇的美人,他居然有些狗吃刺猬,无从下口的感觉!但是,一旁的叶枫仍旧不忘火上浇油:“罗大少,你拿一瓶过期的红酒来装逼,你妈妈知道吗?”听到叶枫的言语,罗源脑门青筋一阵狂跳:“叶枫,你少在这儿胡言乱语,我的这瓶酒但是价值20万美元的高级酒!什么过期了?你懂不懂什么叫酒是陈的香!看你这姿态,怕是一辈子也没喝过这种高级酒吧!”“酒是陈的香?”叶枫不由嘲笑一声,看向罗源的目光之中满是不屑:“罗大少,你可知道红酒都有一个最佳饮用期!帝王酒也只是是寄存百年罢了,你这瓶酒,两百多年了!”叶枫满脸戏虐:“罗少,你这酒过期了!”叶枫的言语让沈娇三女尽皆一怔,紧接着一个个掩嘴轻笑起来,而罗大少则是面色涨红一片,他对酒水了解有限,底子无法判定真假!不过,他听说过帝王酒,而叶枫已然知道帝王酒,明显关于酒水也很是清楚!“你喝下那杯酒感觉怎样样?是不是嘴里现在发干发涩,舌底有一种火辣辣的滋味?”叶枫笑着问道。而罗源一听,当下还真的感觉有些发干发涩,舌底滚烫:“你怎样知道?”“嘿嘿……我当然知道!”叶枫奥秘一笑:“酒水寄存时刻过长,保存不行完好,都会让酒里边发生一种霉菌,而人一旦喝下这种酒,轻则拉肚子,重则见阎王!”什么!!!罗源听到这话心惊胆战,他这才想起来,叶枫但是一名中医,尤其是之前更是让索亚大师顶礼膜拜的中医!“你……说的是真的?”罗源被叶枫这么一说,登时感觉自己的舌头有些发麻,乃至舌底越来越热,更是让他心中一沉!“当然是真的,你现在赶忙去洗手间把酒吐出来,否则的话……”叶枫的言语刚刚提到一半,之间罗源撒腿便向着洗手间跑去!而看到这幕,叶枫嘴角显现一丝丝贱贱的笑意,摇头叹息一声:“否则的话,你也没事!”嘎!沈娇几人傻眼了,尼玛,这是什么情况!这货方才还说的那么吓人,轻则拉肚子,重则见阎王,而现在怎样又说没事了?而看着三女的疑问,叶枫笑的愈加绚烂起来,然后拿起那瓶酒,一阵猛摇!跟着他的摇晃,那紫色的酒水渐渐改变,只是顷刻变得鲜红备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