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8章 下有机关,有缘前来

张禹不明白高老道为什么跟自己说这个,开口问道:“道长,已然你们真大路天宝宫成名在全真教之前,为何后来却又归于全真教。”“这哪里是咱们自愿的,明朝之时,朝廷颁下圣旨,道家只允许有正一教和全真教,莫说是咱们现已衰败的真大路,就连武当这样的大路派,不也归入了全真教么。”高老道说道。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张禹点了允许,心中却是暗说,那个时分政府,管的挺宽,居然连道观隶属于哪个教也得干预。好在现在没这个说法,要不然的话,吕祖阁也别想并入正一教。张禹接着又道:“不知道长忽然跟我说这个,用意何在?”“我真大路尽管并入全真教,却也仅仅全真教的后代庙,并没有说,成为哪家道观的后代庙。但是由于这次门内的争端,不想再次流浪,居然成为无当道观门下的后代庙……不免叫人感伤……”高老道摇了摇头,显得非常的伤感与无法。熊剑听了这番话,不由得垂下头去,自己这个住持,可以说满是靠张禹给挣来的,要不然的话,底子没他的事儿。当然,自己本来也是不想当这个住持,满是由于被洪元珀逼的。他现在说不上心中是什么感触,仅仅太师叔这般,却叫他觉得有点愧疚。高老道此时又接着说道:“张真人之前也说了,并且说的一点也没错,不是归入无当道观,便是归入阳春观,结局都相同。可一想到这内部纷争给本门带来的重创,就让人无比的伤感。”“时过境迁,道长也不用过分介意。或许,这就叫时也命也……”张禹平缓地说道。“时也……命也……”高老道点了允许,说道:“千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……张真人,请上楼吧……不过我想,你一定会绝望……”张禹微微一笑,人家都看出他的意图来了,便是奔着吕祖阁的功法。他再次站动身来,正好看到在两个老道后边,挂着一幅画像,这幅画像上的人,自然是吕洞宾。这儿叫吕祖阁,首要供奉的便是吕洞宾。在这之前,张禹也没觉得有何不妥,可在高老道讲完吕祖阁的悲伤史之后,再看到吕洞宾的画像,想要这儿叫吕祖阁,张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所以,张禹顺口问道:“道长,贵观名叫吕祖阁,据我所知,只要一般的道观才会取这样的姓名。贵观已然是当年的真大路天宝宫,名声在外,按理说,不应该供奉吕祖才对。”“咱们吕祖阁不过是真大路的一个分支……之所以会取这样的姓名,那便是祖辈上的工作了……”高老道说道。“一个分支,都能够具有玉虚绳这样的法器……”张禹淡笑着说道。说话的时分,他的眼睛不自觉地审察起对面的画面。画像上的吕洞宾,品格清高,由于画像前还点着香,更显模糊。这一细心审察,张禹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。“玉虚绳是本门传下的重宝,但只要这么一件,再无其他。当年或许还有,可随着时代变迁,能剩余这一件,现已不易了。”高老道说道。他的话,张禹压根就没留意去听,由于在这一刻,张禹的目光全都在这画像之上。张禹慢慢地朝前走去,乃至仍是从两个老道之间的空档穿过去的。看到张禹这般,两个老道都愣了一下,这种做法,实在是太不礼貌了。二人心中有气,当然不敢做法,昂首看着张禹,旋即发现,张禹的表情凝重,如同是正专心着看什么东西。在张禹的现在,只要那个吕祖爷的画像,哪还有其他。两个老道不自觉地站了起来,心中疑惑,张禹怎样忽然对这个画像如此的感兴趣。这档口,张禹现已来到画像之前。可当他就近调查的时分,从前的那种感觉又没了。他细心瞧了瞧,便是一幅一般的话,也没有什么特别。他伸手摸了一下这幅画,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灵气的存在,仅仅上面蕴含着陈旧气味,应该颇有年初。见张禹触碰吕祖爷的画像,迪老道不由得说道:“张真人,莫要不敬!”“不好意思。”张禹嘴上说着,也不回身,而是直接向后后退。退了能有四步远的时分,那种感觉又呈现了。画像上的吕洞宾如影如幻,说不出来的怪异。两个老道现在站在张禹的周围,看了看画,也没看出什么,究竟这幅画他们不知道看了多少年。瞥眼看向张禹,张禹不只脸色凝重,并且脸上还挂着一丝苍茫,双眼更是直勾勾的。“张真人,你这是看什么呢?”高老道不解地问道。“不要说话!”张禹严厉地说道,并抬起手来,暗示不行再作声。高老道、迪老道都是无比的模糊,熊剑从后边凑了上来,跟着诧异地来了一句,“画上的吕祖爷怎样……”提到这儿,他想到张禹刚刚说的话,赶忙将嘴巴给闭上。“怎样了?你看到什么了?”张禹问道。“画里的吕祖爷如同会动……”熊剑仔细地说道。“会动?你是不是看花眼了,咱们师兄弟两个人,在此这么多年,也没发现吕祖爷会动。”高老道错愕地说道。“真会动……如同是在写字……”熊剑慢悠悠地说道。“写的什么?”张禹嘴上问着,下意识地又退了一步,跟熊剑站在平齐的方位。这个方位,间隔张禹从前站起来的方位,略微靠前一点,大概是两个老道刚刚坐过的方位。还真甭说,在这儿看起来,画像上的吕洞宾愈加活灵活现,身体恰似在画中蛮舞。至于说写字,张禹却没看出来。两个老道更是错愕,也跟着细心观看,看了半响,啥也没看出来。熊剑却是现已看的有些痴迷,慢悠悠地说道:“下……有……机……关……有……缘……前……来……”“你再说一遍。”张禹听了他的想念,立刻说道。“写的是,下有机关,有缘前来……”熊剑这次的声响连接了许多。“机关!”“机关!”两个老道听了这话,更是大吃一惊,二人在此这么多年,从来就没发现,这儿有什么机关,更不要说画上的吕洞宾会动了。但是张禹看到画像有问题,熊剑看到写字,难道说真有什么机关?或许吗?